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絕望子の後花園

人生五十载 万丈勋名孤身外

 
 
 

日志

 
 

【霹雳】圣魔战印17-18 纪-缘醉莫求 以及其他  

2011-05-28 20:47:03|  分类: 霹雳 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缘醉莫求死了。

这两集其实有很多看点,比如天道明火重燃,比如师尹和妖后的交易,比如初哥教育他家那个叛逆的婴呐背三字经……

但是缘醉莫求死了。

对他那个别具一格的出场依然记忆犹新,不用翻看典故也记得那是枭皇论战第17集,那时节百无聊赖,台面上面瘫的面瘫,脑残的脑残,一边打哈欠一边半死不活的看剧的时候,突然就如同被魔音贯耳一般的听到了那销魂的“悠扬歌声”。

其实当时是仰天长笑的。这么帅气,这么正点的一个小哥,本来应该是四平八稳口诵诗号脚踏方步出场,却颠颠倒倒滴配上了老乞丐或者酒党之流怪蜀黍级别的配乐。于是印象大好,还把那首歌词手录了下来。

手录口白这种事情,我其实并不太热衷的。但是这个小哥的出场,分明是让我有了好感,愿意继续看下去的。

新人光环倒也算闪烁,不记得遇到过什么大厥,但也不过不失不破格的这么戏份编排下去了。跟在那时脑力性格都很微妙的书爹身边,兢兢业业,倒也明里暗里帮了不少忙。于是就觉得,这是个好孩子。

印象中缘醉仔,失路仔,还有任道长副本过一次魔城,这三人站在城门前分明是一副法师英雄剑客的标准副本团样貌,于是就觉得他们能组cp的话会很萌。缘醉莫求的颠颠倒倒和任云踪的一本正经,其相处过程必然有微妙的萌点在。遗憾的是那组合分明也是临时凑来拍个写真的感觉,实际上后来的戏份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缘醉莫求是个很特别的佛门人物,说是帝如来的弟子,却没有进入云鼓雷峰的正式编制,坐着牛马的活,冒着灰孙子的危险,却得不到公务员的待遇。于是难免对他有些惺惺相惜起来。【喂】扯远了……霹雳里有过酒僧,有过剑僧,于是这次合体塑造出这个酒剑僧的角色,倒也是一种挺有意思的尝试。

然后众相凡窟,依然跟在书爹身后。不得不说,缘醉莫求对于业务还是挺钻研的。他不像无惑渡迷那样热衷权势,对于本门的功课,也是时时在研究的。好吧……虽然,那些段落,我看的不是太懂……

说了这么多废话,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好好的归纳过这个角色,因为我未必能知道他是只能活过这40集轮回之数的戏份的。

最后,我想说说缘醉莫求的死。

缘醉莫求的死,是叶小钗复活之路上的牺牲,这牺牲注定是必然的,如果不牺牲掉一些比较重要的二三线甚至一线大角,怎能衬托出钗公这次复活的来之不易,怎能衬托出钗公不死系的身份不凡。

上面这段话,其实是说的不甘心的。我一直觉得每个角色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希望编剧能把那些哪怕微薄的意义传达出来。我也很讨厌通过踩某些角色来捧出另一些角色,但是如今的编剧大人们,似乎就是在做着这样的事情,并且乐此不疲。

我相信这样的牺牲是钗公不乐意见到的,但是他也无可奈何,毕竟还躺在棺材里身不由己。

这条护棺之路,才刚刚开了个头,接下来必然还有两三道的困难。大约还有其他的牺牲,当然,书爹是不死系,绝对牺牲不了的。小侠是当红炸子鸡,又是不死系后代,也绝对牺牲不了。那么我就贝利一下来预测,下礼拜领便当的,就只有是圣弥陀了……

那段雨中的场面不得不说是近来难得的壮烈。首先那种被酸雨淋到浑身冒烟冒血的悲壮,就让我想到玉鼎真人护杨戬那段,尘封已久的泪点就这么被激发了。然后明知自己不行了,把绳子交给小侠,一声“快走!”,又让我想到奇象谜城里那个蓝发的美丽佛者——善法天子。第一次闯风水禁地,最后发现闯关有误,没有瞬间犹豫天子就决定断后,身受紫电之刑,却连声催促众人“走啊!”那悲壮的收尾。

缘醉莫求的牺牲,既是佛者的慈悲和舍生,又有江湖男儿的血性和信诺。一个生者为了保护一个死者的尸体而牺牲,但是这种牺牲既是他作为佛者的了悟和舍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又是他作为江湖儿女的血性,他第一个发现棺材下沉,赤身冲到雨中分明也没有犹豫——我答应了这一路要帮助运送棺材,我答应的事情,就必须要尽最大努力完成,开了口,这就是承诺,担下了,这就是责任。就像风不知和乐波君,答应了帮助羽人去取那个什么花,只是为了医治好一个女子的容貌,却赔上了两条命,这并不是值得或者不值得的问题。人常说一诺千金,其实有时候一诺远不止千金,还有可能是一条或者数条鲜活的性命。

其实我可以欣慰了,霹雳到现在,依然是那个血性江湖路的霹雳。缘醉莫求的牺牲,分明让我看到了很多往昔的人物,分明让我觉得,在充满了脑残、文青和嘴炮,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空想主义者甚至极端虚无主义者的杂乱不堪的台面上,终于还是有这样一位铁骨铮铮的汉子,这样一个至情至性的男人。

在现今这般格调和智力的霹雳舞台上,缘醉莫求,是个难得可以为之掬泪的好角色啊。【事实上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抬头看,为了这样一个二线角色的退场,居然写了这么多……果然我也是很有话唠天赋的……

然后收回来,想评论下一同护送棺材的其他三位的表现。

圣弥陀,我不想多说他,本来就是云鼓雷峰的文职人员,管理内务的,武力值偏低也不是他的错,一方面我觉得他淌了这趟浑水,基本也就即将面临退场了,说的难听点,他现在基本也就一只脚踏进棺材了。另一方面我个人很喜欢他的配乐《大悲愿力》,之前中午午睡的时候经常放来催眠用,效果很好,近来才换成了师尹的角色曲。并且圣弥陀同志的智力是不错的,在发现阿修罗之盾只能挡三个人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你们可以先走啊,然后再回来一个人来接我呀~这么简单到白目的正确解答……【这简直是值得吐血的白目啊气可修……

书爹,我也不想多说他。在发现缘醉莫求陷入雨中苦苦挣扎,马上提起原功一个大招天龙吼发过去,第一时间冲到缘醉莫求身边。当然救人是肯定来不及救了,这不是书爹是不是来得及的问题,是剧情注定这款情况反正永远都差那么一步两步肯定是来不及的,这是绝对不能怪在角色身上的。一声声呼唤“缘醉莫求”,那句“一同回去”分明是诳语,就像当年送佛剑入大雪原,那段对白其实很没有梵天该有的格调。说明一页书是真对缘醉莫求关心了,关心则乱。然后轻叹一口气,那句“继续前进”,却分明是饱经沧桑的无奈。印象中从来没有听到过书爹这样哀婉悲伤的语调,不是没有经历过牺牲的,但是送走一个孩子,送走一个几乎算是自己半个的弟子的好孩子,那种心境和看一位同辈的好友牺牲必然是不一样的。白发人送黑发人,总是分外凄凉。

小侠……我实在是……

我很奇怪的觉得,看到缘醉莫求在雨中苦苦支撑的时候,他还有空会头对他的“凶査某”说,你看到这是什么情况么?你想想你们做的事情!但是小侠啊……这种情况下书爹的反应才是正常反应吧?哪还有空让你对易春寒这个黑五类的狗崽子做什么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再教育?这种命悬一线的情况下,压根是一句废话都不应该对那女人说,马上想办法尽快解救缘醉莫求的吧?毕竟,人家缘醉莫求保护的是你家曾祖的棺材啊。。。。小侠啊……我该说你是缺乏江湖经验急救措施呢……还是说,你天真到认为你是不死系,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是不死系?

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的囧。

但是整理自己的思路,我发现我还是怀抱封建阶级的腐朽思想来看待这个问题的,小侠固然有错,但是这婴呐毕竟入世经验不足,要怪,当然更要怪红颜祸水!周朝是怎样灭亡的?烽火戏诸侯!商朝是怎样灭亡的?末世多妖孽!明朝是怎样灭亡的?冲冠一怒为红颜!缘醉莫求是怎么死的?被易春寒和她黑五类的一家活活搞死的!

于是更加认定了这个姑娘和小侠的绝对不可能!如果编剧一定要化腐朽为神奇,化不可能为可能,那么,就请您华丽丽滴坑爹去吧!!

 

最后吐槽一点其他的吧

1 看到初哥教他家婴呐仔念书,三字经什么的,总觉得那孩子真不会念成:剑之初,刀本善么……

2 师尹见妖后。是说每次这两个家伙见面都TM特姐妹相,不像姐妹也像妯娌啊。那个衣服的色调……款式啊……咳咳

3 风流斋主……好坑爹的名字啊,好坑爹的造型啊……坑爹到我已经风中凌乱了……

4 饼子哥那个对联……这真是好老的对子啊,我琢磨着大约小学三四年级就在对联故事365天里看到过啊。这个下联也就是套用原来的再改改啊……而且,改的都TM没有平仄了有木有啊!是说编剧的格调真是每况愈下……连带害的饼子哥都变傻了……

5 从那个天上飘下来的四位仙女啊……仙女的一比那啥的妖道感啊……是说,中规中矩的女性角色太没有爱了。我向来不喜欢操偶的时候是小旦那种扭捏着走的女角,感觉特坑爹……倾君怜或者姥无艳这种古典系的美女倒也算了,能不能不要让月声也这么扭动啊【扶额……喜欢小免那样小孩子的蹦蹦跳跳,或者西风和铁13那样侠气的大踏步。总之……就当是我轻度女权主义的一点坚持吧。

另外,看到这么多塑造到平淡无味的女角,真的很怀念范凄凉大妈的戏份啊……什么时候再来一个给力一点的女角戏份啊!!!【其实我又想说,戟武王要不是最后被她亲娘毁了,之前的戏份真的算不错的。】

6 小恶魔阿三对师尹说,黄花菜闺女长得特丑,特恐怖,恐怕会对师尹不利,其实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他这么说必然会勾起师尹的兴趣,看师尹惊慌失措什么的大约也是他的恶趣味了,于是这个小坏蛋还真是挺糟心烂肺的。虽然师尹见到黄花菜的瞬间惊吓到不轻,甚至连礼貌都顾不上就急急忙忙落荒而逃了。不过大约我觉得那也不是一见钟情什么的,恐怕是黄花菜大妹子长得像他亲妹子吧。反正一个是即鹿壮士,一个是黄花菜壮士……哈哈哈,果然差不多……

师尹和阿三最近很多对手戏的肢体语言都很有意思。比如之前阿三要帮师尹按摩,拳头捏的格格作响,把师尹吓的躲过一边。然后这次在猪大肠门口想要拉师尹走,被师尹拍开,也是特别萌的肢接。其实申呈山这个编剧,作为还没有被这个工作榨干自己才华和基情的新人嘛,苦大仇深的剧情处理的不好,总显得苦不够大仇不够深,人物性格豹变严重,比如之前碎岛那条线,就收的各种仓促莫名。但是写喜感的剧情,却颇有新意,师尹和阿三的相处,隐约有点像师九如和策马天下,当然,师尹没有这么圣人,阿三也没有那么乖张罢了。阿三对师尹总是没大没小的撒娇,师尹包容到无可奈何,却也似乎乐意见那只小恶魔耍宝给他看。如师徒又如父子,这两个异乡客在苦境,隐隐倒是有些相依为命的意思了。

7 四少结拜。其实斜尊道那些孩子一个个看起来脑子都挺简单的。就算风少稍微有点腹黑,也是那种单纯少年人的腹黑,嚣张气焰流于表面,和饼子哥这款成年累月磨练出的老奸绝对不在一个次元的。

看到紫毛的那个咬牙切齿,就算结拜要歃血为盟,也该用鸡血,为毛用我的血?乐不可支,那个腹黑的不是明摆着讽刺你的鸡冠头么……居然就这么上套了。其实这四个孩子真是一派天真。少年人。真的是少年人。

但是其实我也不是很萌他们,那样精致的造型,似乎是推出作为主打的。不是不能理解官方想要大把抓米的商业目的。但是大约真的是年纪大了,花样少年什么的,不对胃口啊……

8 我一直觉得,缘醉莫求退场的时候,会再放一次他的出场曲。大约是酒党那时的戏份留给我的认识吧。结果却并没有,就这么跪落尘埃,灰飞烟灭。然后,这个角色就这么过去了。剧里剧外也许有人还会提到他,但是很快就会被更多新角色的登场抢去视线。

我只是有点遗憾,分明应该再放一次,缘醉莫求那欢乐无比,震撼无比的初登场啊。

于是我暂停了新剧,翻出枭皇17集,又看了一遍那一段。

那个曲子并非欢乐到没心没肺,其实字字箴言,人情历练。那时节缘醉莫求光鲜亮丽的登场,虽然酒葫芦傍身,一段路行来颠颠倒倒,但是特写镜头十足的俊眉朗目,脸上还有颗让人遐想不已的痣。当真是前途大好的有痣青年一枚啊!似醉非醉,然而快踩到路边的小花时,他分明是一个翻身腾挪开脚步的慈悲佛者。感怀良多。

【霹雳】圣魔战印17-18  纪-缘醉莫求 以及其他 - 绝望子 - 絕望子の後花園

原来,这就叫一语成谶。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