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絕望子の後花園

人生五十载 万丈勋名孤身外

 
 
 

日志

 
 

【霹雳 古风武侠类】烟茫茫(暂定名+可能坑) 【4】  

2011-06-23 00:30:46|  分类: 霹雳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我这个速度,黄花菜都凉了……

但是其实我真的有更。。。缓慢滴……目前还木有弃坑。。

其实一开始想的好简单,等到实际开始写发现,文笔固然是个很重要的问题,用词遣句也好费精力……而且要保持人物不破格就已经好困难了……嘤嘤嘤

嗯……是说有些伏笔已经开始启动了,还有些伏笔会在之后派到用处。我TM就写个有肉戏的小破同人犯得着用推理小说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么……

希望我有足够的功力可以写明白自己想表达出来的东西……

【捶地……

 

-----------------------------善恶一线分---------------------------

那一晚羽人非獍和慕少艾相拥着沉沉睡去,就像两个再亲密不过的好孩子一般,平静的呼吸沉稳的心跳交织成一首祥和乐曲,一夜无梦。

慕少艾向来贪睡,等到他迷迷糊糊醒过来,羽人非獍和上官寻命已经收拾好准备上路。羽人非獍端来洗脸水,纵然脸皮厚如慕少艾也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羽仔怎么不叫醒我?”“还早。”待他梳洗完毕,递上一个纸袋,“路上吃。”依然是面无表情的表情,但神情却柔和了许多。里面是两个热腾腾的包子。

 

路上没有再耽搁,翳流重出,魔界肆虐,一路关卡上的守兵着实增加了不少,羽人非獍和上官寻命身上有忠烈府和法门的令牌,自然放行无阻,只是慕少艾左脸上的黔印总不免让人多看几眼,还有不识眼色的官兵想要上前盘问,只一看到羽人非獍冰结的眼神又给吓了回去。黄昏时分三人总算来到忠烈府大门前。

守门的是风不知和乐波君,这两位本来也出身绿林,几年前江湖上第一暗杀组织幽燕征夫被法门剿灭时,同上官寻命一样归顺了法门。如今忠烈府人马不足,就被派来顾守。

风不知略朝上官寻命点了下头,就算是打了招呼。乐波君年纪略小几岁,总还有些孩子气的没心没肺,对着羽人非獍的肩膀一阵猛拍:“阿獍啊好久不见!这几天站岗站的腿都疼了,还不给人酒喝,晚上你一定偷几坛出来咱们不醉不归!”羽人非獍被他拍打的脸色一黑,乐波君才记起他身上有伤,讪讪收回手。再一眼才看到在羽人非獍身后牵着马抬头似是看着忠烈府门上“百代忠烈”那块牌匾的慕少艾,逆着光的脸看不出表情,披下的银丝和杏黄色的外袍在夕阳余晖下融出了一团光晕,竟有些难以名状地不真切起来。

 

慕少艾也曾设想过再见到大师兄时第一句会说什么话,结果甫一看到泊寒波那张总看不出年纪的娃娃脸留起了胡子,还是瞬间定格成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波仔,你这胡子……”

“咳咳,这样比较有威严嘛。”泊寒波难得扭捏起来,虽然年岁最长,但是因为貌若好女,看起来反而不及小师弟羽人非獍有气势。孤独缺、号昆仑等前辈相继退隐之后,泊寒波作为大师兄总要代表忠烈府在江湖上走动,和官府也多有交涉,一来二去因为那张娃娃脸吃了不少暗亏,于是痛定思痛留起了小胡子。

也有十年未曾相见,但也仿佛从来未曾离开过,不再让潮涌而来的回忆占据思维,慕少艾收敛神情,严肃道:“二哥他……是怎么回事?”

“那夜翳流大军攻入,混乱之中……唉,是我无能,等到天明以后才发现笑禅已经失踪。本以为他在屋子内外所设的机关应该足以防身,但是机关全无破坏的痕迹,人却凭空消失。一定是翳流之中也有人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泊寒波懊恼不已。

“那,之后翳流可曾以二哥为要挟,提出什么要求?”

“若是有消息便一切好办,可是十天过去全无音讯,若他们要把笑禅当做人质来交换条件,他的安危尚且有保障。怕只怕……”

“翳流大军现在驻扎在何处?”慕少艾沉吟,见识过翳流的手段,那些所谓的“操控”或“改造”,时间越长,越是不得安心。

“西郊残林,哪里本是前朝皇陵,荒废已久,不知何时被翳流占用。如今遍设机关满布弓弩,去了三批人马,都在外围就吃了亏回来。用火攻又怕伤及周遭无辜百姓。”

“断他们粮草之路?”

“三面毗邻村庄,一面临水,实在难以防范。而且一旦逼急了,又怕他们对周遭百姓下手……”

“何不向官府寻求支援?”

“这……”泊寒波语塞,他虽然结识不少官场中人,本身并未受获官职。而法门殷末箫前辈几次在朝中进言铲除翳流之事,都被当权者以派门私怨,官府不便牵涉其中推诿。

 “那群孙子。”慕少艾摇摇头,大约也明白了。当年翳流为祸,流毒四野,忠烈府也是接到朝中秘书才接下这吃力不讨好的活计来。那时的慕少艾,自是意气风发义薄云天,和泊寒波皇甫笑禅三个人切切商议了好几天,定下了从内部离间瓦解翳流的法子。后来托了关系偷偷走了次天牢,那个弑亲灭族丧尽五伦的认萍生,眉目间倒和青葱少年慕少艾有五分相似,慕少艾于是笑道:这活儿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抢。

然后他黔了面,顶了那死囚的名字,演了一路热热闹闹被追杀的戏码,欢欢喜喜投奔翳流而去了。

这事是不得不为,也是不能不为。

忠烈府在江湖中盛名远播,数十年来,江湖中人有什么恩怨纠纷,大多不找官府解决,更愿意听忠烈王一句话,是非公断,鲜有不服者。朝中惧怕忠烈府势力做大拥兵自重,但是那百代忠烈的牌匾也确实是御赐,总不能自己削了自己的面子。于是便要忠烈府出面对付翳流,一面平定祸乱,一面也趁机消弱忠烈府的势力。

当年,是慕少艾以一人之力保住了忠烈府。

如今,忠烈王笏君卿已死,亦未曾留下子嗣。这百代忠烈的牌匾,怕是再也保不住了。

临了,也不过是浮云散尽。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