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絕望子の後花園

人生五十载 万丈勋名孤身外

 
 
 

日志

 
 

【霹雳 古风武侠类】烟茫茫(暂定名+可能坑) 【5】  

2011-07-05 00:18:13|  分类: 霹雳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更新的好辛苦……真佩服那些下笔如神的大大,随便一个梗都能戳死我的HHP……

写搞笑果然苦手。。。就连剧评也是,看别人写都能戳的我从椅子上笑到翻滚到地上,但是每次等到自己写往往无比苦逼……往往只看到苦逼的那一面。

难道我骨子里真的是悲观主义者么……= =|||||

是说……总算快进入正轨了吧。。。这坑爹的剧情。

还有就是这篇真不是羽慕,但是气可修我现在越写越羽慕了……【捶地

其实里面夹杂了很多对我特喜欢的冷cp。算是一个冷cp控弱弱滴致敬吧……【向谁啊喂!

真的不是羽慕真的不是羽慕真的不是羽慕【默念100遍……

 

 

—————————————善恶一线分-----------------------------

说是给慕少艾洗尘,办了桌小小的家宴。师兄弟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对坐着喝酒,泊寒波的妹妹断雁西风为了给慕少艾接风,亲自下厨做了不少小菜。慕少艾一面感叹十年前毛毛躁躁的小丫头片子一转眼长成了标标致致的大姑娘,一面尝了一筷子清炒河虾仁,然后面色微妙地闷头饮酒。泊寒波早知道自家妹子姿色姑且算上得厅堂,但是厨房却是万万不能让她下的,连筷子也懒得动,只有羽人非獍似乎全然不介意,一筷一筷吃着菜。

断雁西风气结,插腰对泊寒波道;“怎么,我做菜的不好吃?”

泊寒波点头摇头都不是,只好赔笑道:“好吃,不是羽仔喜欢吃,想让他多吃点么?”然后扭头对闷头吃菜的羽人非獍道,“是不是啊羽仔?”

羽人非獍闷闷“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慕少艾闷笑到不行,有意转开话题,因向泊寒波道:“一别经年,咱们的西风小妹可有许配人家?”

泊寒波苦笑,自己这妹子脾气烈性子急,寻常男子哪里吃得消她,本来想撮合她和羽人非獍,无奈打小一起打打闹闹长大,竟成了撒尿和泥的兄弟之情。泊寒波暗自遗憾,毕竟这世上能毫不挑剔西风厨艺的男人实在罕见。一开始还以为羽人非獍味觉先天有问题,后来才知道,这个小师弟的忍耐力比寻常人高出许多。

断雁西风不满地飞来一记白眼,大次次在慕少艾对面坐定,端起酒壶自斟自饮。

慕少艾了悟,噤声。低头吃吃喝喝。

 

晚上安排住处时泊寒波犯了难,慕少艾离开后不过两三个月,某日前代忠烈王从法门领回来一身脏兮兮的羽人非獍,本来只是可怜他的际遇,想留在府中作个杂役,想不到喝到醉醺醺正在花坛边睡的四仰八叉的孤独缺前辈突然一个猛子扎上来对着这个又脏又凶的小鬼一阵乱摸,摸的小鬼炸了毛抬腿就要踢,孤独缺抓着羽人非獍的腿欢喜得老泪纵横:“这小鬼腿真长,老子的六翼刀法总算找到传人了!”二话不说把羽人非獍的脑袋往地上按,羽人非獍强倔着脖子,终究不是对手,被强摁在地上砰砰砰砰磕了四个头。孤独缺心满意足站起来拍拍手:“既然你小子这么有诚意拜师,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你了。”笏政站在一旁一头冷汗,其实羽人非獍戾气太重,性情又不定,心里是不愿让他习武的,但是想了想终究没再开口,年纪越大,越相信机缘二字,他不能断了这缘。

泊寒波本来是想给慕少艾留上一间房,皇甫笑禅劝他说:“你看少艾走的时候那个样子,想是不会再回来了。只要长相安,何必长相忆。”

然后羽人非獍就住到了慕少艾原来的房间里。

 

前思后想,泊寒波还是期期艾艾开了口:“艾仔啊,你原来住的那间啊,啊,现在羽仔在住,要不你来跟我睡一间?”

慕少艾还未开口,羽人非獍从背后揽过他的肩膀:“三哥和我一起睡。”

“咦咦可是羽仔啊……”论交情当然是我和艾仔关系最好咯,怎么说也是和我一起……

“三哥和我一起睡。”羽人非獍放慢语速又说了一遍。

“可是……”泊寒波总觉得哪里不妥,但是羽人非獍那种口气,似乎又好像不容反驳?

“三哥睡相很好。”

“啥……”

“大哥早些休息。”说罢,羽人非獍拉着慕少艾扬长而去。

 

当年羽人非獍莫名其妙被拜了师,自然是怨恨非常,见到孤独缺就拳打脚踢,每每被鬼教头反揍的鼻青脸肿,然后在他腰里绑了绳子就满院子牵着跑,说是要锻炼速度。这对师徒脾气一般的拧,整日里练功练的和杀猪一般鸡飞狗跳。笏政见了只会摇头,甩甩袖子由得孤独缺胡闹。泊寒波一开始还好声好气劝羽人非獍忍了这口气,几次热面孔贴冷屁股下来,也懒得再去理他,反而皇甫笑禅时不时帮小鬼上个伤药送个宵夜什么的,逐渐让小鬼有了亲赖之心。

白天被操练的筋疲力尽,晚上倒在床上的羽人非獍把脸扎在枕头里就不愿动弹,枕头是软软的,还有陌生的味道,却莫名其妙让人觉得安心。那是一种在太阳下晒得暖暖的香气,温润地安抚了少年充满不安和迷茫的心。

 

羽人非獍从背后抱着慕少艾,就像当年的小鬼抱着软绵绵的大枕头,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贪婪地占有那人绵软温和的香气。他对慕少艾一见如故,这个理由却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只能紧紧抱着他,仿佛慕少艾是一件辗转多年才得到的珍宝。慕少艾内心唏嘘不已,羽人非獍一片赤子之心,他又怎样承受得起。

 

第二天清晨就发现一封飞信插在了忠烈府的大门上,薄薄的纸入木三分。守门的家丁取不下来,只能禀报。泊寒波凝神运气,把纸又逼成了刀子一般的硬度,才从门上起了出来。打开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院子里闹得乱哄哄的,慕少艾被吵醒,拖拖拉拉跟着羽人非獍出来,看到泊寒波那副表情,心中已经有底:“翳流来的信?”

“要认萍生一人入残林,换皇甫笑禅。”泊寒波抖抖那页薄纸,“消息倒灵通,昨天晚上才到的,一早就来了信。”

“果然还是因为我。”慕少艾苦笑,“也罢好歹能确认笑禅无碍,我就走这一遭吧。”

“恐怕有诈,还是从长计议。”

慕少艾从泊寒波手上牵过那页纸,看不出起伏的平板字体,日期定的就是明日。翳流行事向来诡谲多变,手段凄厉决绝,当年身在其中纠缠许久,至今想来仍心有戚戚焉。

只是没想到这恩怨纠葛,能延续这么长时间,至今依然如鬼魅一般挥之不去。心中一凛,会不会那个人还没有死?会不会……

闭上眼沉心思想,当年分明是亲眼见到行刑的,那人被蒙上眼,表情并非怨恨不甘,甚至有些释然的淡漠,一阵血雾之后身首异处,看到那乌黑如夜的长发在血雾中飘散,终于坠地,指甲深深嵌入手心,胸口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似的闷痛,面上却依旧如常。之后好久被梦靥夜夜折磨,梦里那人依然痞笑着,一如既往:“萍生……你看我都没有手了……要怎么抱你?”想要驳他话,什么没有手,分明连身体都没有了,胸口却气闷,硬生生说不出话来,然后那如夜如丝的黑发就如蛇一般纠缠上来,扭住他的手脚,覆盖上身体……

手突然被握紧了。慕少艾睁开眼,见羽人非獍皱着眉不安地看他,紧紧捏着他的手指。他报以微笑,心中霎时一片清明。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